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官网

【从乡土看中国】清末与民国时期山东省寿张县土地买卖契约文书研究
发布时间:2018-11-28 09:31:12 点击次数:653

清末与民国时期山东省寿张县土地买卖契约文书研究
一、提出问题

笔者家中留有祖上土地买卖契约若干,最早的立约于同治十年(1871),最晚至民国三十四年(1945)。还有两册自家立的地帐,其中所记载的最早的买地契约的时间是咸丰二年(1852)。根据立约人姓名与族谱的比较,可知其全部为买地契约,可能这也就是它们还被留着的原因。传至祖父一辈,祖父念其文物价值与对子孙的教育意义,遂购置木匣盛装,妥善保管。仍记得小时候缠爷爷打开木匣子看一看老地契,爷爷正告我年龄太小,等长大再让我研究。如今我已学习中国古代农业之皮毛,对土地兼并有所了解,恰逢暑假历史社会实践活动,有机会打开这神秘的木匣。在此浅谈研究发现与收获,囿于学识浅陋与经验不足,本文难免纰漏,望各位老师海涵并不吝赐教。

二、清末地契文本研究

现将同治十年的那份地契的内容照录如下:


“立卖约人张开训因无钱使用,今将自己南北地一段,共地三亩三分九厘五毛,同中人张三戒说合,出卖于张开先名下为业。言明每亩卖京钱二十千零三百三十文,共卖京钱六十九千零二十文,卖日交足。其地四至:东至卖主,西至张开先,南至张开先,北至师姓,四至分明,立约存证。

长科七十岔零八寸五卜

北中南 横十乙岔零五寸

坟地内除二厘

同治十年十二月初九日立约

本契约中,包含12方面内容:立卖约人即卖地人姓名、卖地原因、卖地大小、中人姓名、卖地人姓名、卖地单位价格、卖地总价格、买方付款情况、所卖地边界、所卖地长宽、特殊情况交代(“坟地内除二厘”)以及立约时间。在这篇短短149字的文书当中,交代清楚了一桩土地交易的方方面面,尽可能的避免了日后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就连所卖地中含有不可耕种的坟地也在契约中写得明白。短小精悍,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是本契约的一大特点。

第二个问题是有关该契约中提及土地所卖价格的问题。读者应注意到,该契约中对价格的描述前加了“京钱”二字,这为何故?经笔者查阅其他较为权威的学术期刊,得知了京钱的意义与来源。邵义在《清史研究》上发表的文章②中说:“这个新的解释就是制钱当二使用的说法,即所谓京钱是指京师行使制钱以一当二的习惯。大约在康熙四十一年至四十三年,大概为了增加铜钱的购买力皇帝曾下令制钱在全国一枚当二枚使用这一命令并没有在全国各地得到执行北京直隶山东和河南等一部分地区采取了制钱一枚当二枚使用的政策,这些地区也就变成了有京钱流通的地方……但是……在使用京钱的地方铜钱的购买力却没有增加,那是因为用铜钱表示的物价也翻了一倍。”依据这个理论,在本契约中,卖方所卖地的实际价格,即卖方应支付的铜钱数,应为地契中所规定价格的一半。

第三个问题是该地契是否具有法律效力的问题,读者可根据报告附页中提供的图片中看到,该地契上没有官邸的红色官印,也并没有由官府统一印刷的表格状买契纸,所以判断该地契为买卖双方私人立下的草契,并不具有法律效力。由于该地契没有当事人、中间人的画押,就会引起我们对这一纸文书是地契还是本家自立地帐的一部分的怀疑。但还有两个细节,又让我们觉得这不是由买方单独书写的。一是若读者细心观察该地契图片的右半面的左下角,于立约日期和北中南横长中间,有一块类似印章的图形,呈黑色长方形,但其字迹残损不清,个人能力已无法考证。其二是在笔者查阅自家所立地帐时发现,在地帐所记载的所有篇目中是没有“出卖原因”这一内容的记述的。因此,该地契的法律地位如何,至今笔者未能实证。

三、民国三十四年“连体契”的研究

现将民国三十四年那份地契照录如下:


“买契纸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 冀鲁豫行署

发给契纸,事查民间买典田房一律应照章投税,倾取正式契纸以保其田房所有权。业经各县遵办在案,兹据张秋县四区张村业户张灿**于卅四年三月日买*张泮功名下地一段,计地零亩八分零厘零毫。实用本币二千六百四十八元零角零分。听请纳税除照章按百分之三税率收本币七十九元四角,并纸价十元外合行粘,发契纸为证

附开

界限东至:张**;西至:张至立;南至:张先文;西至:何姓

***人:***;缮契人:张金泉;村农会主任:张先立;村长:张先正

中华民国卅四年三月 日”

这一买契纸,为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于1945年颁发的,上有明显的四枚红色官印,其印的文字内容,笔者未进行进一步考证。此契为连体契,即政府发的“买契纸”与私人签订的“草契纸”粘在一起,这是“白契”与“红契”的结合,在中国民间的契约类型中,具有相当高的法律效力。红契,在中国古代也称“赤契”“朱契”,是指政府受过契税、加盖官印并承认其合法地位的契约。“买卖双方, 特别是受让方( 新的业主) 必须将手上的白契交由官府, 向官署缴纳了契税以后,即可由官府在文契上盖上大红的官印, 白契就变成了红契, 这时买方始可办理过户手续, 成为合法的、受到法律保护的田宅的所有人”③。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张红契中的政府是晋冀鲁豫边区政府,这是党的武装割据阵地,于1941年成立。由于当时抗战还在进行,所以边区政府为了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边区政府实行“三三制”和“双减双交”的政策。因此,封建土地私有制,仍是当时的土地所有制。而土地私有制的存在,是导致土地兼并的根源。这样,曾经带领我们打土豪、分田地、烧地契的党的政府,此时对买卖典当房屋土地的契约进行征税就在情理之中了。至于为何我的爷爷的爷爷要去买那八分的地,这就不得为知了。而且在这种政府打好框框的“格式合同”中,“卖地原因”也无处安身。

四、两册地账(图片附录六)

 

在爷爷的木匣子中,还发现了我们家的两本地账,其装订尚好,文字也清晰可辨。只不过,其中地账的时间顺序极乱。有一本正面封面书“地账 光绪四年正月立”其中内容却是从咸丰二年到中华民国三十九年顺序混乱的八篇地账,其背面封面则书“同治十一年二月 立约”。这令人很是抓狂,由于时间的紧迫和精力的有限,只是将地账按照翻页的顺序做了影像留存,留待来日做细致整理和研究。将其上的置地面积缕清,也许可以作为研究清末中国土地兼并情况的一个案例。

五、总结

将一张张泛黄的纸张捋平、叠好,再封入爷爷的木匣子中。它们又要被冷落一阵子了。不过,它们被冷落,于他们自身,没有什么值得难过。值得难过的,应该是我们自己。我们冷落了历史,就是冷落了我们那颗最炽热的心。感谢老师,用这样一个富有热忱的作业唤醒了一个少年的执着;感谢自己,用自己的执着为心灵寻觅到了一个永恒的寄托。

这次的研究学习,不仅关乎我对历史的热爱,更关乎我自己的根。一路漂泊,从河南,到北京,再到河北,一路上,我见识了很多,有时再去回望那个被写在我户籍栏里的那个地方,总觉得陌生和抗拒。这次家乡历史考察,我选择了那个我先前不愿接受的地方。我有了和她亲近的机会。慢慢地,我发觉我对她有点感兴趣了,再后来,我爱上了她。我这时才明白,我的那种无根之感,是因为我对每一个我暂居的地方都是不甚了解甚至一无所知。见识多,走马观花,新鲜感总有疲惫了的时候;认准她,走近她,走进她,才有可能永久的爱上她。


 作者张成

 

 ∆认真研读 

①今河南省台前县(笔者户籍)

②见于《清史研究》2014年02期,第140页,文章题目《清代京钱小考与<红楼梦>所涉地点辨析》

③引自《中国公证》2005年03期,第28页,顾云卿《白契与红契——中国古代证明文化漫谈之二》


联系我们 | 校园内部网 | 招生招聘 | 学校邮箱
冀ICP备14020026号-1 网站制作:澳门博彩娱乐网站信息中心
今日访问: 427      访问总数: 38702109